最新文章
最新文章
主页 > P生活墙 >唱歌哄入睡‧单手抱弟弟‧钰珊独臂小褓姆 >

唱歌哄入睡‧单手抱弟弟‧钰珊独臂小褓姆


唱歌哄入睡‧单手抱弟弟‧钰珊独臂小褓姆(雪兰莪‧巴生26日讯)“独臂女童”黎钰珊即将于7月迎来5岁生日,而黎妈妈则在3月30日为她添了一个“龙弟弟”,算是给她提早送来的生日礼物。初时,小钰珊因不满平时最疼自己的妈妈和公公每天只顾着抱弟弟,而一度闹彆扭吃醋,但在了解自己是大姐的角色后,如今她一放学就马上冲入房间逗弟弟玩、陪弟弟讲话、唱歌哄弟弟入睡,甚至还常单手抱弟弟,成了一个称职的小褓姆。在许多被视为“草莓族”的年轻人因课业压力和感情问题而动辄寻死的今天,小钰珊自立自爱,克服残疾所带来的问题的精神,特别值得珍惜和鼓励,且值得那些被视为一按就破的“草莓族”加以学习。小钰珊因医生打点滴疏忽,以致左手臂坏死的事件发生后,过去4年多来,她的父母黎建奇和娜天杜虹一直心存阴影而不敢再“造人”,不过,在考虑到小钰珊未来需要有人照顾及陪伴下,黎氏夫妇遂决定抛开心理障碍,为小钰珊生一个弟弟或妹妹,希望弟妹未来可以协助照顾单手的姐姐。选私人医院待产有了前车之鉴后,娜天杜虹这次选在私人医院待产,并剖腹产下儿子,夫妇为儿子取名黎杰隆。小杰隆的样子像极了小钰珊刚出世的模样,家人形容这对姐弟简直是“饼印”(一模一样)。娜天杜虹接受《》访问时指出,她是在怀孕约5个月时,才告诉女儿她即将多一个弟弟,结果,小钰珊知道这个消息后非常兴奋,每天把耳朵靠在妈妈的肚子上,并用手摸妈妈的肚皮,碰到弟弟刚好在肚内移动,她就会开心的对家人说:“弟弟在打功夫”,引得全家人哄堂大笑。“小钰珊每天不断问我‘弟弟几时出来?’,她很期待弟弟出世。等到我入院待产时,她也经常往医院跑,终于等到弟弟出生后,她一放学就嚷着要去医院,说要看弟弟。”小钰珊最喜欢逗弟弟讲话,还会在弟弟身旁玩乐,一旦获知弟弟要睡觉时,她就会唱歌给弟弟听,她还说:“我可以照顾弟弟,她吐(奶)我要帮忙抹。”家人都说小钰珊是一个好姐姐。4月30日是小杰隆的满月日,黎氏夫妇在巴生中路一间酒家摆满月酒,并席开5桌宴请亲戚,其中《》记者和小钰珊的“契爷”社会工作者陈彼得也成为座上客。当晚的满月酒,小钰珊的逗趣可爱却把弟弟的风头全抢光了,几乎所有亲戚一到酒家都是先逗小钰珊,过后才看弟弟。能灵活运用单手做事已能灵活运用单手做事的小钰珊,在弟弟的满月酒晚宴上多次以单手玩手机游戏、剥蛋?、拿杯喝水等,教邻桌的安娣们大为折服,都把自己的孩子叫来围着小钰珊看她“表演”,希望孩子们多向小钰珊的毅力学习。小钰珊很爱吃鸡蛋,并在弟弟的满月宴上一连剥了几粒鸡蛋来吃,当“契爷”陈彼得向她讨一粒鸡蛋时,她还贴心的为陈彼得剥壳。当姑姑把手机交给她时,她就自己打开游戏,而且还灵活的玩了起来,家人指出:“她是游戏高手,也完全掌握了‘愤怒鸟’的过关诀窍,家人每次都输给她”。另外,晚宴的茶杯直径极粗,不过小钰珊却不靠她人,以左手臂支撑拿杯,自行喝水。结果,小钰珊成了当晚的“正面教材”,许多安娣都围绕着小钰珊,讚扬小钰珊的乐观与极积,还告诉她们的小朋友要多多向小钰珊学习,而小朋友们也都很敬佩小钰珊玩游戏时能“单手闯关”。与此同时,小钰珊的学习能力非常强,例如她看了关圣宫的舞狮表演后,一回到家便玩起自己的小狮头,而且转身、跳跃及移动狮头嘴巴等动作,都模仿得似模似样。追生弟弟照顾钰珊小钰珊越大就越活泼可爱,她现在也可灵活的运用单手处理日常事务。不过,黎建奇夫妇还是担心她日后无法处理一些事务,因此,经过深思熟虑后,两人决定抛开四年多来政府医院给他们生育蒙上的阴影,追生一个小孩,以便将来家人不得空时,小钰珊至少还有弟弟或妹妹陪伴,同时弟妹也可照顾姐姐。黎建奇说,他们一直走不出小钰珊的左手臂坏死的阴影,所以在生下女儿后,他们并未再规划第二胎,直到有一天,友族朋友在与他谈到此事时,说了一番话点醒了他。“朋友说,将来我的父母老了,加上我、妻子及家人都要外出工作的话,那幺,谁来照顾小钰珊?如果小钰珊有一个弟弟或妹妹,问题就可迎刃而解了。就因为这句话,我顿时开窍,希望追生一胎,好让这个宝宝将来可以陪伴姐姐,同时也可以照顾姐姐。”他披露,妻子怀孕后,家人并没有强求这一胎是要儿子还是女儿。提及会否答应小钰珊的要求,再追多一个妹妹给她,黎建奇说,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。撒娇还要一个妹妹黎家添丁后,比以前更加热闹,小钰珊有了一个弟弟后,还嫌不够,向妈妈娜天杜虹撒娇说:“我还要一个妹妹”,令家人啼笑皆非。娜天杜虹笑称,小钰珊初时对自己多了一个弟弟而感到非常兴奋,可是当她和儿子出院回到家后,小钰珊开始变得不对劲,一旦看见家人抱着弟弟,尤其是她最黏身的母亲和公公时,她就会都厥起嘴巴不高兴,不满家人忽略她。“我常常抱儿子,没想到小钰珊吃醋,还向姑姑投诉我只顾弟弟,不理她了。我们过后轮流开解她,向她解释,慢慢的她也终于明白,并开始学习更加疼爱弟弟。”母待产时担心历史重演有了一次政府医院的医疗疏忽的阴影,娜天杜虹坦言,从她进入私人医院待产的那一刻开始,她便没有停止过担心,家人也处在忧虑不安的情况当中,担心历史重演,直到看见她平安诞下小杰隆,家人这才放下心头大石。“生产前,一名护士为我打针时,竟然导致我的双手红肿,让我更加忧虑不已。而且,医生在为我扫描时,也发现胎儿的头脚倒转,最后替我剖腹生产,所幸一切顺利,让我鬆了一口气。”和姐姐小钰珊出世时只有1公斤多相比,小杰隆出生时重约2.7公斤,属健康宝宝。小钰珊的公公黎新谈到,当他获知媳妇怀孕后,第一个反应就是:“不可以在政府医院生,一定要去私人医院”,当然,黎家上下经过小钰珊事件后,都同意黎新的看法,让娜天杜虹去私人医院生产。“我之前一直很担心,但如今看到小孙子健康出世,我很开心,也希望他将来健健康康成长。”断臂处肿大未能装义肢谈起小钰珊安装义肢的最新进展,小钰珊的父亲黎建奇指出,有鉴于小钰珊的左手断臂处比较肿大,因此,女儿目前需长期包扎医生提供的一种布料,以使肿大处慢慢变小,才能安装义肢。不过,小钰珊每次包扎后,都无法忍受手臂的闷热和发痒,因此,她常常在包扎两三个小时后就开始感到不舒服而脱下布料,令家人无奈。黎建奇说,家人不想勉强小钰珊,唯有待她再长大一点后,再做打算。新闻背景打点滴疏忽遭细菌感染黎钰珊于健康出生,但在12天后(8月4日),她却因为一名实习医生打点滴时的疏忽,刺破了她的血管,导致她左手前臂遭细菌感染。数天后,左手前臂的细胞坏死而变黑,最后脱落。事发后,黎家不满卫生部只赔偿6万令吉,于通过行动党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入稟沙亚南高庭,索赔200万令吉,并把见习医生、主诊医生、巴生中央医院院长和大马政府列为第一至第四答辩人。过后,家人和政府达成庭外和解,致使这起纷扰了将近3年的纠纷落幕。‧报导/摄影:高志豪‧2012.05.26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申博77sunbet|海量的生活分类信息|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手机乐都在线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AG真人集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