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文章
最新文章
主页 > P生活墙 >一个人怎幺能同时讨厌文化历史、又是个文青呢? >

一个人怎幺能同时讨厌文化历史、又是个文青呢?


一个人怎幺能同时讨厌文化历史、又是个文青呢?

从前我还没去德国时,就一直很看不懂台湾的「文青」现象。

在这个现象开始以前,我一直没去想过自己是不是个文青之类的问题。但是在我的认知里,既然都叫文艺青年了,至少是个爱看书的青年吧?那如果按照这个定义,身为一个小时候会被我妈唸「不要再看书了,偶而也出去玩吧」的人,我应该也算是「文青」吧?

不过之后发生了某件事情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。

是说在我出国前和老妹在街上闲晃,无意间撞见她的朋友,她和她朋友介绍:「这是我哥,是个真的很文艺的文艺青年喔。」

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震惊到不行:那两个梳着油头、戴着圆框的徐志摩眼镜、揹着帆布托特包、穿着窄版裤的男生,顿时摆出一种既鄙夷又质疑的表情,上下打量完我后,又转头向着我妹,指了指我:「他?」

就是那瞬间让我超级震惊:什幺?我不是文青吗!?

后来我才发现,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,「文青」的定义已经变成某种自成一格的外型特徵,就像「军装风」是一种时尚风格,但是如果你真的穿着数位迷彩和沙漠靴走在街上,大概也只会被当成某种奇怪的军武宅。

「文青」也是一样的概念。那是一种「风」,必要条件是「手作」、「职人」、「古着」和「异国」,读书基本上是个加分的概念,却远远不是必要条件。

但是当时的我并没有这样的觉悟。我不懂的是「文青」到底是怎幺在这个只重数理不重文化的小岛上生根发芽的?一个人怎幺能同时讨厌文化历史、又是个文青呢?而在一个文青数量如此庞大的地方,真正从事文化事业的人又是怎幺一个接着一个饿死的呢?

所以大家应该可以理解当我看到欧洲的文青时有多兴奋了——因为身为一个读历史系的学生,他们喜好历史的程度简直让我惊豔。大城小镇里都有的老城区已经不稀奇了,历史根本是穿插在人的家中、在人的书包里,甚至是在人的脑袋里。

有次我去拜访了一个道地文青朋友的家,彻底为他们的生活方式疯狂。

朋友住在汉堡市的 Sternschanze 区,就位于汉堡大学旁边。二次大战时英军发动蛾摩拉行动,两千三百吨的白磷弹、高爆弹、烧夷弹把整个汉堡炸得平平的,唯独这一区躲过一劫,因此很大部分还保留了战前的古老样式,一直到现代,就成为了一个很有名的文青区。就是这一区里的其中一间房间,才一走进去,我的下巴就快掉了下来……

古旧挑高的房间,让我惊叹着里面的温馨舒适。整个空间洒满昏黄的柔和灯光,踩起来会咿咿作响的木质地板上,摆立着几幅及腰的极简风格画作。除了昏黄的灯光外,旁边用俗称「梦幻灯」的圣诞灯妆点整个空间。

身为一个台湾人,来到这里竟然也会开始在家摆些花花草草之类的了。

和台式文青一样,「复古」也是德式文青很重要的一个条件。只不过,还是和台湾有一点点的不同……

朋友在房间的落地窗前摆着书桌,据他说是一九二○年代留下的古董桌,上面放着几本全都是花体字的牛皮古装书,旁边的沙发是有古老风格的天鹅绒扶手椅,椅子旁边竟然是真空管的收音机。

……而且收音机竟然还能用!

「这是你的书包吗?」我眼睛一亮,死死盯着他的真皮製书包:「天啊好好看啊,你在哪里买的?」

他看了一眼:「不知道欸,好像是我爷爷小时候在二次大战时用的 ~ ~ 」

……将近八十岁的背包啊啊!

那一瞬间我才发现所谓的 made in Germany 品质有多骠悍,更惊人的是我手上的杯子,竟然还是德意志第二帝国生产的!

大家知道那是什幺时候吗?

第二帝国开始于一八七○年,终结于一次大战结束的一九一八年。换言之,这只杯子有可能是慈禧那个时代做出来的。

……而我现在正拿它来喝茶啊啊啊!

好的。我们首先来看一看,在西方,「文青」到底是怎幺出现的?

Hipster,直接翻译叫「不从主流的青年」。这个词出现的时间远比想像中来得早,早在一九四○年代就已经出现了。在欧洲希特勒崛起、战云密布的当下,一群爵士乐或是当时流行的「咆勃爵士乐」(Bebop)的喜好者,在喜好这些音乐的同时,开始模仿爵士乐手自成一格的生活方式,範围包括衣着、使用俚语、轻鬆放蕩的生活态度、自嘲、自愿型贫穷和性自主。

然而这种模仿刚开始仅限于私领域的生活风格,在一九四○年代时,这群人尚未发展成群体,也未对当时的黑暗局势发出不平之鸣。他们对公领域没有什幺特定立场,聚集在一起顶多只是想在乱世之中找到一点自身的小小慰藉,看起来与现在的「小确幸」的确是满相似的。

到了一九六○年代,文青开始涉足政治或社会改革。战后婴儿潮的欧美青年当时已经长大,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嬉皮运动、黑人民权运动、性别平权、解放第三世界运动,强烈冲击了传统的社会价值。他们勇于对时局提出质疑与批判,并且具有强烈的社会使命感。「文艺青年」从那时开始与公共议题结合。

就因为文青的叛逆传统,他们也成了接受异国文化的大宗分子。就像许多台湾文青喜欢欧洲一样,欧洲的文青也对亚洲风格的东西情有独锺:瑜珈、冥想、禅风,越来越多这类东西佔据了年轻人的生活。

每次和他们聊天时,就觉得他们彷彿已经看到了古老而神秘的亚洲。海滩上的棕榈树随风摇曳、远方寺庙的钟声丝丝缕缕,人们的黑色眼珠向海平面凝视,彷彿看见了夜空之外、更加深邃的东西……

当时的我,好像在遥远的欧洲终于找到了适合我的一个小小角落。

古旧、异国,一切的一切不都是为了学历史的我打造的吗?

我兴奋地打电话给在台湾的闪光。「你说你要干什幺?」闪光的声音从话筒另一端传来。

「打太极!我的文青朋友都好喜欢亚洲啊!我要告诉他们什幺才是道地的亚洲风,我去买了唐装、佛珠,还在 youtube 上找到陈氏太极二十四式……」

「等等……你是不是对文青有什幺误会?这跟唐装、佛珠和太极拳是有个毛线关係喔?」

我越说越兴奋:「在台湾可能没什幺关係。但是在德国,却很有关係!妳都不知道他们多爱东方风 ~ ~ 妳也知道在台湾想当个文青有多难,到底是谁有那种闲钱买那种贵桑桑的衣服眼镜……但现在在德国,他们喜欢历史又喜欢亚洲,这不就是完全为了我量身打造的吗?我终于有机会成为文青潮潮了啊 ~ ~ 」

「靠着唐装、佛珠和太极拳吗?」

「……结合历史和东方风啊。」

「虽然我觉得你可能误会德国文青什幺了……啊算了,你开心就好,反正我又看不到。」

挂断了电话,我没有被女友的一盆冷水击倒,反而充满了高昂旺盛的斗志。

在台湾,如果想要当一个一般意义上的文青(就是假文青),多半必须服膺资本主义。文创产业、大企业决定了文青的必要条件与潮流,想要成为其中一员,你就必须永远跟随其后,文创成为独属某一阶级的奢侈品,代价除了失去灵魂,就是大多数人都消费不起的高昂费用。

你当然也可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文青。但我不知道为什幺,可能源于知识分子就要安贫乐道的传统观念,成为真文青的代价往往是生活美学的死去。它保留了灵魂,但又随即陷入种种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困境里。

但是,不应该是这样的。

德式文青的生活不仅仅是一种让人「想过」的生活,更重要的是,它是一种让人「过得起」的生活。古物、花卉,生活的美学转变为对文化与生态的敬意,而这些敬意又助长了美学。当然这些东西也需要投入资金与时间,但比起真正名牌的奢侈品,一点都不算贵。我下定了决心——

我也要成为文青 ~ ~ !
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申博77sunbet|海量的生活分类信息|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1396p皇家彩世界pk10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万博体育max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