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文章
最新文章
主页 > R假生活 >她靠捡家俱,帮助4000公里以外的教育,也让自己不被这世界改 >

她靠捡家俱,帮助4000公里以外的教育,也让自己不被这世界改


文/夏李继芳、世界微光

自从多年前第一次到西藏教英文,西藏孩子面临的教育困境,就从此深深烙印在一位台湾女孩的心上。之后,她在小小的台北巷弄角落里开了一间「唐青古物商行」,以各种收入帮助藏童就学,至今已经13年。

她是唐青,原本只是个害羞又一天到晚想辍学的小孩,如今却肩负着4000公里远、4500公尺高的教育梦想,她为何要做这样的决定?又是什幺样的力量支持着她?

她靠捡家俱,帮助4000公里以外的教育,也让自己不被这世界改

其实,学生时期的唐青很不喜欢念书,甚至常常有辍学的念头,但到了西藏,她却变成一个渴望帮助藏族小孩上学的老师:「我羡慕西藏孩子的单纯,有时觉得自己不及他们的豪迈、坚强、执着、义气,因此他们的处境更让我心疼。他们非常想要帮助自己的家庭、族群和社会,却因为种种问题,念到国高中就得中断学业,无法得到足够的知识与历练,我觉得好可惜。」

唐青说:「有一次,我们去学校赞助一些学生的学费,其他学生跑来告诉我们,有一个同学的爸爸没有钱,特别来学校问老师可不可以延后缴费,但被拒绝,就很失望地走了。因为他是牧民,我们找了一个下午,才终于找到他和女儿。

我一直记得这段画面:那位爸爸远远的走过来,皮肤晒得极为黝黑,眉头紧锁,完全没有笑容,原来他去找亲戚借钱,一家一家地问,但都没有人可以帮助他们,藏族的翻译告诉他:『不用担心,我们会帮你们付学费。』他的眉头反而皱得更紧,只是一直跟我们说「卡揪、卡揪、卡揪」(藏语的「谢谢」)……」

「他的谢谢不是欢天喜地,而是非常苦的那种谢谢,和八点档常出现的那种激动、高兴、拥抱完全不同。他们真正的情绪是那幺深、那幺複杂,虽然他很高兴,可是那份高兴是笑不出来的,我的内心为此深深被震撼。」

唐青说:「回到台湾后,我到处对别人讲述我看见的西藏:『你知道世界上有人过着很不一样的生活,他们比我们更渴望改变,却没有机会达成梦想吗?你知道西藏的孩子每天翻山越岭,走十几公里的路来上课,还常因缴不出学费而辍学吗?』」

唐青无奈地笑道:「结果发现,大多人因从未身历其境而无法体会,各自的生活中也有很多难题,根本没有心力去聆听这些事,所以我后来反而很少提到西藏,也明白『说』不是让人理解的最佳方式。」

那幺,该怎幺办呢?唐青想到了一种方式,是渺小的自己最能尽力也最喜爱的一种方式——捡家俱。

她靠捡家俱,帮助4000公里以外的教育,也让自己不被这世界改

唐青从小就喜欢在路边捡家俱,这个「坏习惯」其实带给家人许多困扰:「妈妈会担心卫生问题和别人的观感,哥哥也疑惑为何我不赚钱买而要用捡的(我们家有那幺穷吗?),似乎这是很不成材的事情,因此家里常常上演女儿捡、妈妈丢、女儿再捡的戏码。」

唐青分享开店前一次过年期间的趣事:「我那时正忙着写论文,但过年又是丢弃大型垃圾的『旺季』。」说到这里,她眼睛发亮:「每天都有各种大型废弃物在不同地点,于是我心中就会有很多拉扯:『唐青!你不能再出去捡了,要好好写论文!』可是我还是坐不住,光是冲出去的当下就很开心,捡到『大丰收』的时候更是满足。」

笃信基督信仰的她,觉得「捡家俱」这件事,其实很像上帝对人们的爱:「因为我们都是寄居、流浪在这世界上的人,随着时光推移,我们受伤、老旧、残破,就像这些破椅子、旧钢琴、缺角的柜子一样,等待着被带回家重新修复、呵护。」

于是,直到唐青后来去了西藏、开了「唐青古物商行」、成立慈善协会,她还是一直在捡,甚至变成许多人一起帮忙捡。唐青笑着说:「我觉得这跟我的人生有点像,以去西藏这件事来说,有人曾质疑我:『你为什幺要做这些事?你应该好好赚钱、向上,因为这些事你做不来,而是大企业或大基金会才做得成,你还是放弃吧。』但了解意义的人就会认同,甚至助我一臂之力。」

她靠捡家俱,帮助4000公里以外的教育,也让自己不被这世界改

在这过程中,唐青也遇到很多困难。「有些西藏校长告诉我,某些家长会卖掉赖以维生的牛,每天到镇上买酒喝、混日子,到了缴学费时就去学校求,认为学校一定有办法,或是一定会有像我们这样的人赞助他们,这样的依赖状况确实是有的。」因此,唐青并不选择过度提供奖学金,而是帮助失去父母或家境真的贫困的孩子。

「当然,也有学生对于奖学金真的充满感激,他们希望将来也要当个老师,帮助很多穷苦学生。」唐青说:「身为一个人,其实不会想要单纯要求援助,而是喜欢互惠跟平等的,他们现在可能没办法还钱给你,但有一天他们一定会做些什幺来回馈社会。我不希望造成他们过度依赖,而是要让他们有独立与回馈的能力,同时不会觉得不好意思或理所当然。」

除了西藏工作的问题,唐青还需要面对家里的压力,每当遇到这些情况,唐青都会提醒自己回到最初的感动。有一年,唐青的父母反对她去西藏反对得很厉害,妈妈还以绝食来抗议:「那时我还得处理营队中的许多挫折,例如文化差异、跟外国人沟通、团员吵架等等,当时我的年纪是团队倒数第二小的,面对这一切完全不知所措。」

身处「内忧外患」而情绪低落的唐青,后来却收到一封藏族学生的信,信上写着:「姐姐,真的很谢谢你们,每次你们来这里的时候,都让我觉得我存在是很精采的,你们离开的时候,我会找个地方好好哭一下,请你不要忘记这个草原永远是你的家,永远有个弟弟在等你回来。」

「看完这封信,我心想,好险我没有放弃,如果放弃的话,这一切都不会发生。」唐青感动地说:「他们总是不用说什幺、不用作什幺,甚至不曾说服我、试图让我印象深刻,他们只是单纯做自己,就让我自然地倾心,想去了解他们更深。」

下定决心,不让自己被世界改变

自从被西藏孩子深深吸引,对唐青而言,「捡家俱」从自己的小小嗜好、他人眼中的坏习惯,变成一种让自己不被世界改变的方式。她曾为此改编了一首老诗歌〈我已经决定〉,传达自己的决心:

唐青说:「当我离开西藏,回到台湾,我明白我的心从此会和那片4500公尺的高原紧紧相连,我的信仰也从『知道』变成『遇见』上帝,此时再唱这首童年唱过的老歌,让我看见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幺。

写这首歌时,让我想到自己年少时曾经很轻狂、很想要冒险,可是那时候冒的险是世俗想冒的险,想要喝酒比别人厉害、跳舞比别人厉害、成就比人家厉害……遇见上帝以后,那份勇气变成愿意为祂走更远的路、攀更高的山峰,为我们的使命冒险。」

这是唐青,一个为了西藏捡家俱的台湾女孩,正用小小的自己能做到的小小方式,默默地在不愿被世界改变的路上走着。

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申博77sunbet|海量的生活分类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管理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游戏端管理端